光榮脫貧戶拉姆追瑪:脫貧摘帽謝黨恩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陳義 發布時間:2019-11-15 09:28:59

    現年39歲的拉姆追瑪是香格里拉市建塘鎮尼史村畢松村民小組的一名普通農牧民,在貧窮和困難面前她沒有低頭,自強不息,依靠國家的富民政策,過上了幸福美滿的日子。

   “在被評為精準戶以前,她家是我們村較為貧困的家庭,單身母親靠打工養育兩個上高中的殘疾兒,還擔任了婦女小組長。家里主房破舊,廚房屬于危房,圍墻也是破敗不堪,所以群眾力薦、工作隊識別后就納入了我們村的精準戶中。”尼史村總支書記肖建華回憶說。

    拉姆追瑪有一個不幸的家庭,婚后,拉姆追瑪家陸續迎來了兩個兒子,兄弟倆卻雙雙患有小兒麻痹癥。大兒子孫諾培楚右半身患有小兒麻痹,被鑒定為二級殘疾;小兒子拉茸培楚情況稍好,但右腳也患有小兒麻痹癥。從小到大,肢體上的殘疾給兩兄弟日常的學習生活帶來了很多不便,丈夫游手好閑,常年不歸家,好強的她一邊打工一邊將兩孩子拉扯大。2016年,拉姆追瑪與丈夫協議離婚,使這個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從此,這位單親母親就用她那瘦弱的身體撐起了這個家。

    “孩子都得了小兒麻痹。還好從小學開始,校長、老師都很關心他們,還給他倆買衣服。為了讓弟弟能多照顧哥哥,他們倆一直都在一所學校上學。”話語間,飽含著拉姆追瑪這些年來的辛酸。家庭雖然不幸,但兄弟倆從小學習優秀。“三好學生”“進步獎”“優秀獎”……在拉姆追瑪家廚房的墻面上,貼滿了兩兄弟的獎狀和證書,這無疑是對這位年輕媽媽的最好回報。

    初中畢業后,兩兄弟考上了州民族中學,但為了更好地相互照應,最終,兄弟倆選擇了州藏文中學。

    “在藏文中學,他們倆還能夠學藏文,興許以后對他們有好處。”憨厚的拉姆追瑪說。

    除了學習成績優異,兄弟倆的體育也不錯。2018年9月,兄弟倆還參加了在臨滄市舉辦的云南省第十一屆殘疾人運動會暨第五屆特殊奧林匹克運動會。哥哥孫諾培楚在男子組(F38級)鉛球項目比賽中奪得第一名;在男子組(F38級)標槍項目比賽中獲得第二名的好成績。

    “他們倆去參加殘運會,我沒想到還能獲得好的名次。他們都很懂事,知道我的辛苦。前段時間老師反映說小兒子成績有些下滑,后來老師和我跟他做了思想工作后才知道,原來孩子是怕我太辛苦,想輟學回家幫幫我,讓我減輕點負擔,所以產生了厭學情緒導致成績下滑……我常常跟孩子說,只有學習才能改變命運。”拉姆追瑪眼淚嘩嘩地說。

   拉姆追瑪家有10多畝地,一家三口里里外外所有的家務事全落在她一個人身上,起早貪黑也忙不過來,有時讓她感到茫然,但每每想到自己還有兩個殘疾的孩子,她又一次次選擇了堅持。

    2015年,香格里拉市全面打響了精準扶貧攻堅戰。各級掛包部門扶貧工作隊一批批進村入戶,幫貧困戶分析致貧原因、精準制定幫扶措施。隨著農業農村基礎設施的持續改善、一批批致富產業項目落地生根、各項惠民措施落到實處,高原就似春風掠過,生機無限。作為建檔立卡戶,精準扶貧也給拉姆追瑪一家人帶來了希望。

    “拉姆追瑪家作為建檔立卡戶,情況也比較特殊,從一開始我們就很重視。一邊為她家謀發展、找出路,一邊積極幫助她家爭取各類惠民政策。”尼史村第一書記、駐村工隊隊長李宏說。

    2015年,根據拉姆追瑪的實際情況,工作隊首先為她家爭取到了危房改造資金3萬元,幫她家重新修繕了圍墻、大門,修建了洗澡間。

    拉姆追瑪所在的畢松村民小組共有42戶221人,耕地面積850畝。2015年以來,扶貧工作隊帶領全組群眾發展馬鈴薯種植訂單農業,共推廣種植馬鈴薯300畝,戶均增收2020元,拉姆追瑪也從中受益。2017年5月,為合理有效利用尼史村現有資源,帶領群眾脫貧,推動尼史村村級集體經濟的發展,尼史村畢松村民小組全體村民共同協商成立了香格里拉市和諧畢松種植農民專業合作社,種植和銷售中藥材、經濟作物、經濟林果、食用菌,養殖豬、牛、羊、雞。2018年初,合作社雞場建成伊始,就照顧拉姆追瑪當上了飼養員,每月有2500元固定收入。“之前自己到城里開過飯店,但不能顧及到家里和孩子。現在在家門口養雞場里打工,離孩子學校也近,方便接送和照顧他們,也省去了到處找工作的煩惱。”拉姆追瑪說。

    2018年底,拉姆追瑪正式退出貧困戶行列。當前,拉姆追瑪幫兩個孩子申領了每年1200元的殘疾人困難補貼;領取每人每月295元的A類低保,她除了參加勞動技能培訓外,將2018年3000元的產業扶持資金入股到了合作社,年底分紅300元。2019年5000元的產業扶持資金也由市委統一安排到貴澳集團;生態護林員補助每年有10000元,兩個孩子享受高中教育扶持資金9620元。全家人由政府代繳新型合作醫療每人180元,1人參加養老保險。此外,她家還享受生態補助金、草改補貼、民房保險、醫療保險等各項惠農政策。

    扶貧星火點燃希望。“國家政策這么好,以前想都不敢想。一心想著自己多苦點、累點,能夠把兩個兒子拉扯大,讓他們找到一碗飯吃就心滿意足了。現在國家給錢翻修了房子,享受到了低保,兩個兒子每月也拿到了殘疾人補助金。左鄰右舍也很關心,自己還有每天80元的養雞補助,感謝黨、感謝工作隊、感謝鄉親們。孩子們在黨的光輝照耀下無比幸福。將來我也會教育他們要學會感恩,長大了努力為國家、為社會多做貢獻。”

    今年,拉姆追瑪的長子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云南省師范大學,目前5000元的教育扶貧金也已通過鎮級審核。拉姆追瑪滿臉幸福地笑著說:“通過這幾年扶貧工作隊的幫助和自己的努力,有足夠的資金可以供兩個兒子順利完成學業,到時候我就輕松了。”


責任編輯:安永鴻
彩票中奖都是内部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