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華湘蒙” 在香格里拉的涅槃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永基卓瑪 朱潔 發布時間:2019-08-12 09:44:59

    阿嬌是位畫家。

    她在2013年春夏之交,在獨克宗古城皮匠坡甸臘卡23號租下一棟中意的老藏房開了油畫門店,經營她的作品。店名就叫“SH·XM”。這是“世華湘蒙”的拼音縮寫,濃縮著自己的理想世界和所有愿望。

    2014年,“世華湘蒙”在古城的“1·11”大火中全部燒毀,所有的作品都沒搶救出來,包括衣物錢財,只是救出阿嬌養的一條名叫“dada”的藏獒。

    火災后的5年里,阿嬌不放棄夢想,一直堅持作畫。2018年,香格里拉獨克宗花巷的盛大開業,對于阿嬌而言是一次轉折,她和她的搭檔一起重整旗鼓,在獨克宗花巷重新開起了畫室。2019年,“世華湘蒙”再次在獨克宗古城開業。

    涅槃

    在“世華湘蒙”的墻上,掛著火災后阿嬌創作的第一幅作品《dada》。這是阿嬌的心愛之作、感恩之作。畫面里的“dada”,正奮力掙脫桎梏沖破熊熊烈火,健碩、威猛、剛烈的形象躍然而出,藏獒的忠誠和無畏的品格也在烈火的考驗中閃爍著光芒。我被“dada”久久震撼著,感覺它就是一個壯碩的靈魂,充滿了正能量和神秘的威懾力,讓你堅信這種力量會一直伴隨身邊,冥冥之中保佑你平安,甚至拯救你于危難。

    如今,阿嬌平靜得不像是被火災掠奪得一無所有的人。“畫燒沒了可以再畫,香格里拉這么美,這么好,我生活在香格里拉的每天,都有創作不完的靈感。”

    采訪中,我遇到過一些經歷了可怕古城火災的人,大家談論起古城火災時的表情都大不相同,但都會很激動,平靜的阿嬌沒對這場火災說什么,但她的平靜顯得更有力量。

       作為她的搭檔蒙古這樣說道:“火災是一場實實在在的災難,火災過后,雖然有一些外來的人離開了古城,但走在古城里,還是遇到一些和我們一樣一起經歷過火災的人,依然堅持著自己傳統或者非傳統的生活和工作,對于能堅持的人來說,火災已經成為一些歷史,大家在努力中也看到希望,努力對待生活的態度和對待事業的不放棄的精神,這也是一種溫暖。”

    緣起

    美麗神秘的香格里拉是藝術家向往的地方。也是阿嬌一直向往的樸素自然的地方。 阿嬌全名叫張春嬌,是湖南懷化人,2008年畢業于中國美術學院油畫系,畢業后在杭州工作。2010年9月,憑著對香格里拉的向往,對樸素自然生活的向往,在理想主義驅動下的阿嬌,帶著追尋藝術真諦和自由生活的純潔心愿從杭州來到虎跳峽。

    剛到虎跳峽,阿嬌就被大山大水所震撼。“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我當時就在虎跳峽諾于村租了房子住了下來,采風、寫生、體驗生活、積累素材,完全融入這個不起眼的小山村,喜歡上了這里吃苦耐勞的善良村民、簡單節儉的生活方式和淳樸無華的民俗民風。重要的是,這里的很多人和事、景和象總是會不經意間觸動我的內心,給我很多不一樣的感悟,讓我創作出意外的精彩作品。”阿嬌說。

    這一住,就是兩年。這期間,阿嬌創作了大量的油畫作品。

    2012年,阿嬌來到了獨克宗古城。香格里拉的一朵花、一片云、一位老奶奶都可以在她眼中和畫中呈現出美麗。有時阿嬌在寫生的時候,經常有游客圍觀,也會有人當場訂購油畫。率性而活的她總是這樣,感動就表達,讓內心那些色彩濃妝重彩地跳出來,表現出它應有的靈魂。在這期間,阿嬌也敏銳地捕捉到一個信號。“香格里拉不止是香格里拉。香格里拉這么美,像一塊磁石一樣,吸引著無數的人來到這里,熱愛她、感受她、愛護她。”在阿嬌的畫不斷有人收藏的時候,阿嬌與搭檔想著在古城里開一家油畫店,把他們感受到的美好與快樂分享給有緣人。“世華湘蒙”就這樣誕生了。店主要由搭檔打理,阿嬌可以隨時背上畫架,在古城的任何一個地方自由作畫。每一塊石頭、每一朵畫、每一棵草、每一個笑容、每一個表情都被阿嬌收藏進心里,用色彩與線條表現出來。不同的天氣、不同的時辰、不同的季節、不同的角度,都有著不同的畫面感。《香格里拉》雜志主編和大海曾經這樣形容阿嬌:“古老的皮匠坡那古老的眼神每天凝視著她,仿佛要和她展開一場千古交融,把這座古城蒼茫而遙遠的歷史記憶點點滴滴置入她的心里,再從她的畫筆回到現實。” 在阿嬌的眼中香格里拉是一塊永恒、和平、寧靜的土地,是一種情懷,她將這一份情懷融入繪畫。她的畫作被很多中外游客喜愛,然而,2014年1月11日獨克宗古城的那場大火燒毀了她的畫室,她所有的畫作均化為灰燼。

    成長

    災難之后,獨克宗古城一片沉寂,從廢墟重新站起來的阿嬌,又堅強地拿起了畫筆。搭檔蒙古繼續留在香格里拉,在古城里,他開過餐廳,做過好多事,那個信號在他的心里越來越強烈。“香格里拉不止是香格里拉。”他們相信著,慢慢地積攢力量,“世華湘蒙”會重新站起來,慢慢成長。 阿嬌回到廣州后,在一個畫廊里面干起了老本行當了一名油畫教師,后來有了自己繪畫工作室。從香格里拉出來,阿嬌從城里面的風景依然能看得到席卷星際的空靈,《慧眼看世界》系列作品開啟了她在廣州的新生活,朋友們也熱心地支持,向他定了一批畫。那段時間,阿嬌幾乎每天都是待在畫室里,時而淚流滿面,時而激情萬丈,時而追憶從前,用畫筆和顏色記錄著這一切喜怒哀樂。阿嬌還在畫畫,也更加努力,她從心里認定香格里拉是理想的起點。阿嬌說,香格里拉永遠是美的,這是一幅人世間永遠看不完畫不盡的美麗圖畫。在這里,她找到了藝術的語言,發現了人性中最本真的東西,得到了內心一直在追尋的某些答案。作為一個畫家,有這樣的收獲該滿足了。她還說,香格里拉是她真正的人生起點站和藝術涅槃地。作為搭檔,蒙古這樣評價阿嬌的作品:“阿嬌的畫最大的特點是色彩有沖擊力,畫面有動感。”他評價說,剛剛到迪慶的的那一階段,阿嬌身上還帶著那種青春氣息和孩子身上的天真感,但那時阿嬌的畫面就表現出一種成熟與沖擊。在經歷了很多事情,特別火災之后,阿嬌的繪畫越來越成熟,畫面上會感覺到對生活的力感。剛從學院出來時,阿嬌的畫還是抽象的線條,但現在,她的畫帶著大地的氣息、張揚著生命的靈動。

    蒙古為“世華湘蒙”下的定義并不只是繪畫館。他說:“世華湘蒙”是一個心靈療養站、生活體驗館。在這里,我們想為來往的有緣人展示我們感受到的生活的美好,畫畫是一種方式,客人可以不消費,重要的是在“世華湘蒙”感受到美、自在與溫度。


責任編輯:安永鴻
彩票中奖都是内部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