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往事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殷著虹 發布時間:2019-07-23 16:22:26

上世紀60年代,我們家居住在獨克宗古城,古城駐扎著解放軍團部(現迪慶軍分區)。那時每逢團部里放電影,我們都喜歡到里面觀看。團部里的放映時間固定在每周星期三,到了這天傍晚,平時站崗放哨很嚴的軍營,便準許人進入,于是我們一早就會到指定的操場上擺放板凳,等候放映。在軍營里看電影有嚴格的規定,銀幕左邊是地方群眾的觀看區,銀幕右邊為部隊的觀看區,中間留有一條兩尺寬的走道。

那時電影開映前,進場的解放軍把背包整齊地擺放在操場上坐下,然后各連隊唱起了歌。當此起彼伏的歌聲一浪高過一浪,經不住挑戰的我們,也會跟著解放軍叔叔唱上幾首歌。就因為那時在軍營里看過很多的電影,所以我對解放軍的印象至深,更忘不了那看露天電影的歲月。

文革到來之后,父母把我和弟弟妹妹送到鶴慶縣城讀書,鶴慶縣城沒有駐軍,也很少能看到露天電影,所以我很懷念獨克宗古城,懷念在軍營里看電影的情景。到了1971年春,父母把我們接回了中甸縣(現香格里拉市),我便上了中學,再沒機會到軍營里看電影。在縣城的紅太陽廣場上,只要天氣好,每個周六放露天電影,觀看人數比軍營里多。

那時放映的故事影片不多,但新聞紀錄片很多。放映順序是先放完紀錄片,然后才放故事片。所以那時人們把故事影片說成是“正片”,把紀錄影片說成是“加映”。記得那年5月的一天,縣城多處同時放露天電影,輪流“加映”的紀錄片是《農業學大寨  雪山開紅花》。這是一部在中甸縣拍攝的影片,反映東旺公社新聯大隊在雪山峽谷中修筑梯田、開渠引水的奮斗精神。那時中甸縣是全省“學大寨”的先進縣,而新聯大隊是全省的先進典型。就是這部“加映”讓我們從銀幕上看到了自己的家鄉,人們更加希望有一天能看到自己家鄉山山水水的“正片”。

1975年我高中畢業,到了縣城附近的農村下鄉。那時農村里也放露天電影,不過要等上幾個月,電影放映隊才能到來一次。面對單調、枯燥的農村文化生活,知青們只要聽說縣城里放映新電影,便會想方設法地到城里觀看,看完后連夜返回村里。在那時,我們知青看過了許多新電影,還把電影《海霞》的插曲《大海邊,沙灘上》、電影《紅雨》的主題歌《赤腳醫生向陽花》、《祖國啊,母親》等歌曲傳到農村。在那個年代里,電影歌曲能使我們心潮澎拜,優美的旋律引導著我們走在希望的田野上。

記得我們下鄉后不久,聽說上海電影制片廠要在麗江拍攝一部影片,縣里要求我們所在大隊安排一名藏族男青年前去做群眾演員。聽到這一消息后,我們知青都很興奮,卻又納悶為什么不讓知青去呢?那時總覺得我們知青總要比農村青年有見識。后來經過打聽得知,去當群眾演員可不簡單,要趕上20多頭牦牛到麗江,拍完電影后再把牦牛趕回來。這時我們才意識到自己一些方面的能力不如農村青年。

最后派出的人是大隊信用社會計拉茸,趕去的牦牛都是些各小隊的菜牛。拉茸走后我們便盼望他早些回來,更盼望著能在電影上看到他。兩個多月過后,拉茸回來了,我們便迫不及待地去問他拍電影的情況。哪知他卻說不出個所以然,甚至連拍了個什么影片也不知道,真懷疑他是不是真的去拍電影了。

第二年的一天,縣電影隊專程到我們所在的大隊放映新電影《阿夏河的秘密》,我們這才知道拉茸參加拍攝的電影鏡頭就在影片里。電影是一部兒童故事片,講述在阿夏河畔的林場上,漢、藏、回族三名少年孫大亮、扎西和馬甲甲在暑假期間,發現水運隊長與盜竊集團相勾結,盜賣國家木材的案情,最后通過他們機智勇敢地出擊,公安機關破獲了這起案件。這是一部藝術感染力豐富的影片,拉茸在電影里有一個放牧的畫面,一個和林業工人在一起的鏡頭。雖然他在影片里就那么一晃而過,卻讓村里人十分驚喜。我們也才恍然大悟,懂得了電影靠剪輯組合。

也就在這年,有關拍電影的消息不斷傳來。先是長春電影制片廠《踏遍青山》攝制組到中甸拍外景,當《踏遍青山》攝制組到達中甸后,縣城里便熱鬧了好一陣,這部電影成了人們的熱門話題。當得知《踏遍青山》是描寫地質隊生活的,拍攝了許多中甸的高山河流,我們都盼望著早日看到影片里的家鄉風景。可惜這部影片最終沒有公映。

之后又有關于電影的消息傳來,說是西安電影制片廠與昆明電影制片廠要聯合拍攝故事片《黑面人》,導演選中州歌舞團的藏族演員特姆去拍戲。這可是個讓人驚訝不已的喜訊,很快成了縣城里人們談論的話題,人們都說中甸要飛出“金鳳凰”了。

1979年《黑面人》在縣城公映時,縣城里又熱鬧起來,人們都想看到電影里藏族姑娘特姆的身影。《黑面人》講述的是解放前哈尼姑娘宗尼,為了躲避匪兵的污辱,把臉抹黑隱入密林,后來得知家鄉得已解放,投入到解放軍組織的戰斗中,把敵人一網打盡的故事。著名演員劉佳扮演宗尼,特姆在劇中扮演四號人物阿娜。在跌宕起伏的電影情節中,人們都為家鄉出了個電影演員感到自豪。

就在這段時間,我從農村回到城里參加了工作。讓我高興的是,城里放映了中央民院迪慶藏文班學員配音的國產電影《達吉和她的父親》。這部影片講述了主人公任師傅在支援彝族山寨的興修水利中,見到了彝族社長馬赫撫養的達吉姑娘,當認出達吉是自己失散的女兒后,父女倆悲喜交集地相認的故事。這部被譯制成迪慶本地藏語電影的公映,讓藏族和彝族群眾驚喜不已。人們奔走相告,都來看這部“民族電影”,電影插曲《心兒飛北京》也很快就在縣城里傳唱開來:“太陽掛在藍天上喲,彩霞紅又紅;泉水流在高山上喲,草木青又青;毛主席住在北京城,天下放光明……”

這以后,隨著電視來到了雪山草原,千家萬戶便沉浸在了引人入勝的電視節目中,從此人們似乎忘卻了昔日熱鬧的露天電影場,州、縣影劇院也變得門可羅雀。

如今,風光的電影又卷土重來。新興的3D、4D電影也相繼登陸香格里拉,當那音響逼真、畫質清晰、立體感強的電影展現在我們面前,還真讓人感覺到熱播的電視劇無法與電影相比。

在高科技電影時代,香格里拉迷人的風光和獨特的文化,成了很多電影大片的首選取景地。如今以香格里拉風光為背景的影視作品,以及原型人物為香格里拉的影片或電視片已很難統計。而據我所知,近年來冠以香格里拉之名影視“正片”就有《香格里拉》《我在香格里拉》《這兒是香格里拉》等等。

我不經意間發現,無論是觀賞著美輪美奐的電影畫面,還是走進驚心動魄的電影情節中,當如過眼煙云劇情散去后,我似乎記住了演員而忘記了劇情。而當回憶過去所看的電影時,劇情始終難以忘懷,卻不知道演員是誰。于是,我懷念起那高高掛在夜幕中的電影銀幕,懷念那歌聲蕩漾的露天電影場。那是我童年的幸福故事、少年的歡樂光景和青春的美好記憶……


責任編輯:張錦明

上一篇:難忘的“小九九”

下一篇:

彩票中奖都是内部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