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桑花為愛而開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王德炯 發布時間:2019-11-01 10:25:41

(上接10月25日第四版)

       納西族學者和家修在其所著的《搶婚、逃婚、殉情》一書中,為母系婚俗文化存在的價值做出了如下表述:

       1.實現了以感情為基礎的人類真正的自主婚姻。

       2.實現了家庭這個社會細胞的和諧穩定,從而促進了整個社會的和諧穩定。

       3.母系大家庭成員眾多,有利于家庭成員合理分工,實現“多種經營,全面發展”,減少社會負擔。

       4.實現了自覺節制生育,減少人口負擔。

       5.自然擇優走婚,實現優生優育。

       6.有利于節約耕地,保護生態。

       7.祖母當家,精心策劃,節約開支,穩定生活。

       8.有利于形成和發展尊老愛幼、文明禮貌的家風、民風。

       正是基于這些價值的存在,人們才在揭開了鮮水河、瀘沽湖“走婚制”神秘面紗的同時,讀懂了一個世界上唯一僅存的“沒有婚姻、沒有家庭、沒有丈夫”的社會,感受到了一條“流淌著女性文化的江”——雅礱江。也正是基于這些價值的存在,鮮水河與瀘沽湖的“走婚”習俗,才受到越來越多專家、學者和中外人士的關注,并成為越來越多人所津津樂道的話題。

       當然,也有不少人出現了“走婚的想結婚,結婚的想走婚”這一困惑,于是不少游客抱著一種獵奇心態而來,加上社會上一些人別有用心的誤導,都想在這里親自嘗試一把“走婚”。他們把這里的“走婚制”文化,簡單地當作了一個可以隨便變換性伴侶,可以隨意追求多個異性的另類注釋,而忽視了在鮮水河大峽谷、瀘沽湖村落的字典里甚至找不到與外面世界相對應的諸如“結婚、離婚、第三者、情人、同居、試婚、私生子、未婚先孕、單親家庭”等詞組,因為在這里只有走婚。

       鎖定“走婚制”文化,就像鎖定瀘沽湖一樣,總有一天中外旅游團隊的導游手冊也會把鮮水河大峽谷鎖定其中。他們所關注的目光會幻化為感動心靈的波瀾。他們會久久駐足這片雪域高原,然后燃上一炷心香為這片“遠山清音、紅塵牧歌”的土地祈禱:感謝上蒼,為后人留下了人類婚俗文化的“最后一塊凈土”,感謝大自然,把這一“國寶”級、世界級的多元民族婚俗文化長青之樹,扎根在這片與格桑花相映成趣、互為媲美的沃土中!

                              五

       格桑花盡情地為雪域高原而開,雪域高原也以有了格桑花的青睞而愈顯英姿勃發;奇異婚俗之花在雪山大峽谷浪漫綻放,雪山大峽谷也為它的獨領千年風騷作證——這正是隨著《中國國家地理》“大香格里拉典藏版”之“鏡頭”,從與滇、川、藏相接的大三角地區,可看到的另一幅《人類婚姻大觀園》長卷:

       ——如同梅里雪山的難得一見般富有詩意的藏族寨子—— 迪慶州德欽縣濃霧頂村,是一個有20戶人家的自然村,這里有8戶是幾個兄弟娶一個妻子,最多的有4個兄弟娶一妻的,還有幾戶是沒有兒子招夫入贅的。

       ——從西藏昌都地區的左貢、芒康等縣,到四川甘孜州的17個縣(已將漢族為主的瀘定縣除外),都有“一夫多妻”現象的廣泛分布,還有“一妻多夫”“一夫一妻”等現象與之并存。在梅里雪山下采訪當事人:“一夫一妻和幾個兄弟娶一個妻子,哪種好?”回答是:“還是幾個兄弟娶一個媳婦好,幾個兄弟中有人愛上別的女人怎么辦?”回答是“如果真有人這樣,他嫁出去呀!”(這里的“嫁”字讓人新奇)“但是”,當事人對自己的回答作補充,“這種情況很少發生,因為村里的人會恥笑他。”

       —— 在西藏昌都境內左貢縣東壩鄉的軍擁村,對一家“四兄弟娶一妻”的女主人進行了隨機采訪:“兄弟四個,你的內心深處最愛誰?”女主人笑了,轉過臉去,有些不好意思了。最后回答:“四個兄弟我內心都愛,愛一個不愛一個不可能。”

       ——就是上述東壩鄉軍擁村這位“四兄弟娶一妻”的家庭女主人,她聰明能干,把一個幾千平方米的大房子收拾得井井有條,而她更讓村里人尊重和敬佩的是她在四個兄弟之間縱橫捭闔、游刃有余的協調管理能力,使這個家庭的日子越來越紅火。

       —— “在大峽谷中,只有大家庭,才能富起來。”這是選擇了走婚和“一妻多夫”的男女主人公們的信條,也是大峽谷對它的子民所做出的一種義無反顧的選擇。

       筆者亦走過一段雪域“滇藏線”,沿途親歷過壯美的“三江”奇觀、雪域奇貌,品讀過一幢幾層、裝修華麗、功能多樣又極具特色的藏式民居,到幾個兄弟娶一個媳婦的藏民家中坐過火塘、喝過奶茶、吃過糌粑、拉過家常。當筆者從一藏民家中用過早點準備啟程返家時,這家女主人用帶著濃厚藏音的漢語說:“……今天下不雨。”其實這家女主人的本意是在說:今天不會下雨,天氣會很好,可以放心出門。看著這家女主人送別時一臉的虔誠,筆者信了,不得不信。因為那天從德欽縣城返回麗江的班車,出發時還陰云密布,一過白馬雪山埡口,天就放晴了。也許是這家女主人的一臉虔誠感動了梅里雪山,梅里雪山便命令一路眾山為出行人平安而變陰為晴吧。

       時隔20多年,讓人在銘記那次短途藏區之行的同時,也一直忘不了且耿耿于懷的是在雪域行走,除各種神奇美麗的自然景觀外,最有吸引力和耐人尋味的景觀,大概就是一路見到的各類民居了,這應當是中國甚至世界版圖上民居品類最多樣、特色最多變、風格最多樣的地區了,是奇異婚俗影響了民居的美,還是民居之美的博大容納了奇異婚俗?雪山無言,大峽谷無語,只有一路應時盛開的紅杜鵑、黃杜鵑,以及為見證大峽谷之戀而綻放的格桑花,在車窗外的“風馳電掣”中頻頻閃現……

                               六

       格桑花為愛而開,開成一種雪山大峽谷特有的表情,開成一種雪域高原特有的姿態;格桑花不為名所累、不為利所困,年年歲歲開放,歲歲年年懷春;格桑花不以天荒地老、海枯石爛而改變,不以世態炎涼、浮華虛榮而迷失;格桑花吟唱著“三江”風、茶馬韻、大香格里拉情,為“三江”姐妹帶來祝福,為千年古道帶來美麗,為大香格里拉帶來芬芳。

       麗江從千年古道走來,一路搖響著清脆悅耳的馬鈴;麗江從“三江并流”走來,一路懷揣著“夸父追日”的光榮與夢想;麗江從大香格里拉走來,一路為走出雪山大峽谷探索與追求。就像昆明以“春城無處不飛花”而名,大理以“風、花、雪、月”中的“花”而名,麗江也以“花馬”之“花”而名,雪域高原上的格桑愛情花,照樣垂青于這片以“麗日、藍天、雪山、草甸、湖泊、花海”著稱的沃土,垂青與麗江這座擁有“三遺產”桂冠的美麗城市。改革開放初期,當麗江剛剛打開山門、走向世界的時候,在大山峽谷中一直藏于深閨人未識。改革開放幾十年后,麗江以“愛情之都”“殉情之都”“浪漫之都”“人性之都”“夢幻之都”“艷遇之都”等美譽而聲名鵲起、名揚中外。

       有中外游客稱,迪慶香格里拉是一個“叫人來了以后就再也不想離開的地方”,大理是一個“走遍天涯海角,風光還是這里好的地方”,寧蒗瀘沽湖是一個“神秘的阿夏婚姻叫人動心動情的地方”,麗江則是一個“以‘艷遇’之詞出現頻率極高,而讓人魂不守舍的地方”。有很多的中外游客,在各種刊物、媒體上發表了他們品讀“愛情之都”——麗江的感言:

       —— 河北的樂拓在《尋覓麗江》中說:“就要到麗江去了,單是那動聽的名字,想起來就叫人怦然心跳!”

       ——云南省委原書記令狐安從北京到麗江后,寫下了一首名為《情死》的感懷詩:“多情自古最傷心,怎比春風了無寂。五鳳樓頭蕭聲起,青山落日向黃昏。”

       —— 署名森澤的作者在《麗江古道》中說:“……倚墻沉思,想象中有一位窈窕少女,身著月色紗衣,頭綰蘭花般妖嬈的發髻,在纏綿小雨中姍姍而來。華傘下羞澀地抬起杏眼,嫣然一笑,又急急地轉身而去,在小道上留下令人回味的足跡。”

       ——署名為李書的作者在《瀘沽湖之戀》中說:“想,是一種感覺;戀,是一種心情;愛,愛一種責任。所以我會在夜里想你,會在寂寞時戀你,會在一個人的世界里愛你。”

       ——來自西安的著名作家賈平凹在《麗江古城》中描述:“……張女士尖聲打趣我:不見你了,還以為你尾隨哪個納西族姑娘,去了她家吃茶了!我說你怎么知道的,我真的尾隨一個納西族姑娘走到了賣鴨蛋的橋頭,她進了一家店里吃雞豆涼粉,她拿眼剜我,我便離開了,但我并不是要對她非禮,我是欣喜她的披肩哩!”

       ——署名沈美的作者在《麗江:邂逅艷遇的地方》中寫道:“……櫻花屋和小巴黎非常歐化,最容易遇到法國或者意大利式的情人(兩家老板本人就是情人‘案例’,一個中法、一個中韓的跨國戀)。達達娃是碟吧和咖啡店,達達娃是朱哲琴的藏文名字,她每次來麗江必去達達娃。在二樓泡一下午DVD或是脫了鞋躺著讀村上的《夜半蜘蛛猴》,總能邂逅藝術家或才從西藏歸來的徒步狂人;布局是優雅型,深藍色的大理扎染桌布、典雅的宮燈。在這里最容易碰到新加坡或韓國的年輕帥哥;摩梭吧的單身‘貴族’大都是才從瀘沽湖‘走婚’歸來,如果一不小心和他們擦出了火花,最容易發生的就是‘一夜浪漫’。”

       ——署名張北的作者在《一個游客的心靈感受》中說:“……到了麗江,遠遠的玉龍雪山讓我驚嘆,我視她為女神,心里默念著請她洗去我心靈上的污垢,讓靈魂得以凈化。古城大街小巷靈動的溪水,比蘇杭的水來得靈氣、親切,是生命初始的雀躍,生機勃勃。我站在古老的街巷中,頭頂著藍天,遠望著雪山,心里感嘆著:‘麗江人,真幸福’。”

       “艷遇”麗江、尋愛麗江,緣于一切感受、體驗過麗江的人們,對麗江有一份發自內心的愛,一往情深的愛,執著不變的愛;“艷遇”麗江、尋愛麗江成為當今不少人的時尚追求,“你去麗江了嗎?”亦成為當今一些網絡上紅極一時的話題。人們都有愛的權利,這權利與追求理想、爭取自由同樣神圣。于是,“中國麗江束河情人節”“中國雪山音樂節”“中國婚俗文化節”先后在麗江亮相。如一道麗江旅游文化天空中的閃電,帶來了人們千呼萬喚的精靈——愛的勇氣和熱情。在給人們帶來一次又一次視覺沖擊力、心靈震撼力的同時,也給麗江這一“活著的茶馬古道重鎮”“滇川藏大三角”“中國魅力城市”帶來了與大旅游浪潮交相輝映的新創意、新思路、新格局,更給麗江多元民族文化中的“親情、友情、愛情”演繹,注入了新理念、新內容、新活力。

       “艷遇”麗江、尋愛麗江,源于源遠流長的千年古道、三江并流、大香格里拉之愛。只有這樣神秘而又奇妙的土地,才有生長愛的土壤、空氣和陽光,只有這樣寧靜而又安詳的土地,才有產生大愛的自然與人文環境。“艷遇”麗江、尋愛麗江,雖然能給人以強有力的震動、深刻的印象和永久的回憶,但是只有真正打碎“艷遇”神話,真正把感情與人格完美地融入麗江的人,才能在麗江找到自己的真愛、真情。“艷遇”之后,一切就歸于平靜,歸于本真。人們討論了幾千年的男女“愛情”,其實也不見得是“花前月下的竊竊私語,長板凳上的長吁短嘆,易譜旋律的一首溫情詩”,它需要有純真的情操,高尚的道德,互敬互愛的家庭生活,正如張賢亮在《邢老漢和狗的故事》中所說“……在崎嶇坎坷的人生道路上互相攙扶,互相鼓勵,互相遮風擋雨,一起承受壓在他們身上的物質負擔和精神負擔;他們之間不用華而不實的辭藻,不用羅曼蒂克的表示,在不息的勞作中和傷病饑寒時的互相關懷中,就默默地傳導了愛的搏動。這才是雋永的、具有創造性的愛情。”這也是麗江尋愛的真諦所在,也是千年古道、三江并流、大香格里拉的大愛無限,所給予人們的最好啟示。

       許多中外游人有目共睹,在“中國婚俗文化節”上,除了用“丘比特神箭”射中后而成雙成對墜入愛河的男女青年外,還有不少稱之為“金婚”“銀婚”的老人們也成雙成對,走進人們的視線,登上了他們“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的愛情巔峰。

       真情、真愛,是人們精神世界的彩虹,是雪域高原上為愛而開的格桑花!

責任編輯:安永鴻
彩票中奖都是内部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