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慶首任州長松謀活佛的傳奇人生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祁繼先 發布時間:2019-08-02 10:19:03

(上接2019年7月26日 四版)


第四章 “有比格西學位更重要的事要做”


通過8年的苦學與磨練,松謀活佛從一個機靈、俏皮、活潑的小活佛成長為一位樸實穩重、從容自如的少年活佛。少年活佛個子長得很高,比一般小孩高出一大截,有1.6米左右,有棱有角的臉盤上五官分明,一對劍眉下長著一雙清澈明亮的眸子,充滿了智慧,高挺的鼻梁,輪廓分明的嘴唇,微抿的下巴,隱隱昭示著他倔犟的性格。他待人態度溫和、舉止文雅,顯得器宇不凡。

松謀·阿旺洛桑·丹增嘉措活佛已經為到拉薩深造,打下了較為堅實的藏文和佛學基礎。藏歷金雞年(1912年)秋的一天,12歲的松謀就要像老一輩高僧大德一樣到哲蚌寺接受比丘戒,并在那里學習佛教五部經典著作,接受各種灌頂。大活佛要到拉薩去,寺院的活佛、堪布、僧眾都來送行。只見松謀活佛換上了一襲嶄新的僧裝,手里拿著佛珠,他那憧憬美好未來、自信滿滿的精氣神,如陽光般燦爛,俊美絕倫!二世更覺活佛、大寺堪布、堪蘇,各大康參的活佛都向松謀活佛獻上哈達,眾僧叩拜送行。活佛的爺爺奶奶和阿爸阿媽都從夏納趕來送行,他們先向活佛叩頭,松謀趕緊把他們一個個扶起來。此時,親人們的心情是復雜的,他們很高興活佛能到人們向往的圣地拉薩學經深造,同時也很擔心,因為活佛年紀尚小,要走那么遠的路,一怕他吃不消,二怕路上遇到劫匪,對活佛千叮嚀萬囑咐,又向堪布、管家、馬鍋頭等一一拜托……

松謀活佛是由松贊林寺堪布和管家陪同,跟隨中甸獨克宗的馬幫前往拉薩的。他們告別松贊林寺,踏上了“滇藏茶馬古道”,開始了艱辛的跋涉。

活佛第一次接觸馬幫,感到很新鮮,獨克宗馬鍋頭給他講馬幫的故事,他沒想到騾馬行進的隊伍也有自己的領導,那就是頭騾、二騾。他對頭騾、二騾很感興趣,老想接近它們,但是,它們走在最前面,只有在中午打尖、晚上歇下來時跑去觀賞。頭騾二騾不僅是馬幫中最好的騾子,靈敏、懂事,很警覺,而且它們的裝飾也非常特別,十分講究。它們上路時頭上戴上花籠頭,上有護腦鏡、纓須,眉毛處有紅布紅綢做的“紅彩”,鼻子上有鼻纓,鞍子上有碰子,尾椎則用牦牛尾巴做成。頭騾脖項上掛有很響亮的大銅鈴,二騾則掛小一些的“二釵”,發出“咕咚咕咚”的銅鈴聲,頭騾二騾毛色一個樣,俗話說:“頭騾奔,二騾跟”,它們把整個馬幫帶成一條線,靈活地行進在狹窄崎嶇的山路上。頭騾二騾一威風,整個馬幫就有了氣勢,一路浩浩蕩蕩,連趕馬人自己走著都有了精神。在整個馬幫隊伍的最后,還有一匹十分得力的尾騾,它既要能緊跟上大隊,又要壓得住陣腳,使一大串的馬幫行列形成一個整體。一路上,趕馬人隨時都要檢查馬掌,一有損壞,馬上釘補。這時小活佛也跑過去仔細觀察。馬鍋頭、趕馬人和騾馬們各司其職,按部就班,兢兢業業,每次出門上路,每天從早到晚,他們都井然有序地行動。

馬幫在路上,大部分時間過的是野營露宿的生活。馬幫們每天的生活幾乎都是如此,天一發亮就爬起來從山上或草原上找回騾馬,給它們喂料,馬鍋頭和趕馬人吃早茶,然后上馱子上路。中午“開梢”(吃午飯)比較簡單,也就是打個酥油茶,捏一點糌粑吃。當天色昏暗下來的時候,馬幫都要盡力趕到他們必須到達的“窩子”,在那里才好露營。他們要在天黑前埋好鑼鍋燒好飯,卸完馱子,搭好帳篷。每天燒火做飯,都由大家分工合作,搭帳篷的搭帳篷,找柴的找柴,做飯的做飯,洗碗的洗碗,然后吃晚飯。這樣每天周而復始。

一到宿營地小活佛也和大家一樣不閑著,經常幫助趕馬人把騾馬趕到有草的壩子上,幫助拾柴火。第二天一起床,就幫趕馬人趕回放了一夜的騾馬。他從中體會到馬幫在野外生存的不易,也感受到勞動人民生活的艱辛。

馬幫的漂泊生活是很艱苦的,但也有一種誘惑。夜晚,或在溝谷、或在樹林、或在山坡、或在草壩、或在雪山腳下歇腳,搭好宿夜的帳篷,天空已是星光閃耀,燃起野炊的篝火,馬鍋頭和馬腳子們圍著火塘唱起趕馬調,野外叮咚的馬鈴響個通宵。

從中甸到拉薩,他們翻越了白馬雪山、紅拉雪山、拉烏雪山、覺巴雪山、東達雪山、業拉雪山、安久拉雪山、色季拉雪山、米拉雪山等十幾座雪山;趟過了金沙江、瀾滄江、怒江、麥曲河、尼洋河、雅魯藏布江、拉薩河等大江大河和無數條小河;路過了尼西、奔子欄、德欽、阿東、佛山、鹽井、芒康、竹卡、左貢、邦達、昌都、八宿、然烏、波密、魯朗、林芝、墨竹工卡、達孜等地數不清的村落;參拜了東竹林寺、德欽林寺、飛來寺、左貢寺、邦達寺、強巴林寺、八宿寺、松宗寺、松贊拉康、甘丹寺等幾十座寺廟。每翻過一座山,淌過一條河,便離終點和希望更近一步。

一路上經歷了數次驚險場面,最為驚險的要算溜索過江和翻越米拉山。上路10多天之后,他們來到德欽境內瀾滄江東岸的南恰丁,從這里要坐溜索到西岸,溜索是用6根竹蔑纏繞在一起制作而成的,溜索下面瀾滄江水波濤洶涌驚濤拍岸,讓人不寒而栗。松謀活佛站在岸邊,雙眼緊閉,心中祈禱平安。當地的渡江人用麻繩和皮繩將過江的人、騾馬和貨物捆牢墜在一個形如筒瓦狀的溜綁上,用腳一蹬,借助慣性向對岸滑行,臨靠對岸的人用繩子把騾馬拉上岸去,人要手足并用沿索道攀援上岸。有的牲口嚇得屁滾尿流,有的人嚇得暈厥過去。活佛過江也被捆牢墜在溜綁上,借助慣性向對岸滑去,臨靠岸他就手足并用沿索道攀援,順利地上了岸,堪布和管家松了一口氣。米拉山,藏語意為“神人山”,在工布江達和墨竹工卡之間,翻過米拉山,就離拉薩很近了,再也不用翻越雪山了,大家勁頭很足,做好了翻越米拉山的充分準備,沖破最后一道險關。米拉山埡口海拔5018米,是“滇藏茶馬古道”上要翻越的最高埡口。天有不測風云,馬幫在米拉山上遇到了暴風雪,堪布和管家十分擔心活佛的安全,馬鍋頭和所有趕馬人都很關心活佛。馬鍋頭把自己高大健壯的騎騾牽過來讓小活佛騎上,趕馬人在前面開路,堪布和管家也拉著馬尾巴一步一步向前走。經過幾個小時與暴風雪搏斗,小活佛和馬幫都安全地翻過了米拉山。

驚險和驚喜并存。滇藏茶馬古道上不僅有雪山冰川、高山峽谷、大江大河,還有高原牧場、草原花海、歷史悠久的寺廟,雪域高原那神奇莫測的自然景色,沿途豐富多彩的人文景觀,使得小活佛每一天的行程充滿了意外和驚喜,開闊了眼界,增長了知識。這次經歷對活佛的成長產生了深刻影響。

經過兩個多月艱辛的長途跋涉后,松謀活佛一行抵達佛教圣地拉薩。少年活佛剛來到坐落在拉薩西郊約10公里的根培烏孜山下的哲蚌寺,就被該寺的壯觀場面震撼,發出“哇,比我們的‘賽日袞’大多了啊”的驚嘆聲。

通過這樣的艱辛,松謀活佛來到了拉薩哲蚌寺學習深造,少年松謀活佛充滿了自豪感,他暗下決心:一定要珍惜機會,勤學習,苦修練,把佛學知識真正學到手,長大了要做一個名副其實的好“朱古”(藏語意為活佛)。

松謀活佛就讀于哲蚌寺洛賽林扎倉下的崩熱康參。哲蚌寺里的扎倉既是格魯派寺院的學經單位,也是“措欽”大殿以下的一級管理機構,其建筑也僅次于措欽大殿,扎倉下面是康參,康參下面是彌參。洛賽林扎倉是哲蚌寺最大的扎倉,洛賽林扎倉下轄23個康參,每個康參都有自己獨立的經堂和僧舍,每個康參又有若干彌參,經堂里的陳設裝飾不亞于哲蚌寺的措欽大殿。洛賽林扎倉的僧人人數是全寺最多的,他們主要來自康巴藏區。

松謀活佛進入崩熱康參學經,受比丘戒,拜色康巴布欽為經師,考取格隆學位后,留在拉薩繼續深造。

格魯派重視僧人學經,有系統的學經制度。宗喀巴大師規定,《現觀莊嚴論》《中觀論》《俱舍論》《釋量論》和《律經本論》五部經典為該派僧人的必修課,稱為顯宗五部大論。五部大論概括了經、律、論三藏的教法內容。學完顯教考取格西后,才能進入上下密院學習密宗四部(即事續、行續、瑜伽部、無上瑜伽部),結合實修教授導引以便求證。密乘先學事相如擺供設壇等,然后才學灌頂實修。

哲蚌寺規定的學習制度和教學內容,要按部就班、循序漸進、先小后大、先顯后密的原則進行,僧人必須讀完顯教的五部大論,先學何經,后學何經,何時完結,均有詳細的規定。松謀活佛在哲蚌寺期間,冬寒抱冰,夏熱握火,刻苦自勵,在經師的指導下,系統學習了按三學(聞、思、修)原則制定的學習內容:戒學,學《律經》;定學,學《現觀莊嚴論》(談菩薩修行證果);慧學,學《中論》(佛教的最高哲學思想),《量論》(因明學,鍛煉邏輯思想、抉擇正見),《俱舍論》(辯諸法性相為佛學入門書),與此同時還要學習其它經論注疏文獻。在許多高僧大德座前,他聆受了宗喀巴大師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和《密宗道次第廣論》等多種深奧玄妙的佛經教授。崩熱康參的高僧還給他傳授了“勝樂”“時輪”“大威德”等密法,并接受了灌頂。他還抓住一切機會學習衛藏方言,以便與更多的學僧交流。

在拉薩求學的9年里,松謀活佛利用學習的間隙先后朝拜了布達拉宮、大昭寺、“甘哲色”三大寺、桑耶寺、楚布寺等藏傳佛教名勝,身臨其境,耳濡目染,從悠久的歷史和璀璨的佛教文化中學到了許多從書本上學不到的東西,增長了學識。

剛到拉薩不久,崩熱康參的堪布讓侍從帶著松謀活佛等幾位活佛參觀朝拜哲蚌寺里的大殿和經堂。

松謀活佛約幾個學友從拉薩步行兩天,前去達孜縣境內拉薩河南岸卓日吾齊山的旺波日山頂上,拜謁由宗喀巴大師于1409年親自籌建的甘丹寺。松謀活佛進入大殿,被殿內金碧輝煌的場景所震撼,活佛雙手合十,跪拜了宗喀巴大師的靈塔,緬懷這位藏傳佛教格魯派的創始人。決心以大師為榜樣,關注社會、關心他人、致力行善、杜絕惡行,努力凈化自己的心靈,爭取做一個信眾信賴、擁戴的好“朱古”。

活佛徒步3天去朝覲首創活佛轉世制度的噶瑪噶舉派主寺楚布寺,楚布寺位于拉薩西面楚布河上游的山溝里。在這里他找到了“活佛轉世”的來龍去脈,領悟到了“活佛轉世”的真諦,也明白了人們為什么稱呼自己是活佛。

在楚布寺大殿里,松謀活佛拜謁了藏族歷史上的第一位活佛都松欽巴(意為知三世:過去、現在、未來),接著第二位、第三位……

那時,到拉薩三大寺來進修或考取格西學位來深造的各地活佛的生活都由各自的資助人負責,寺院并不統一供給。資助人富裕一些,活佛和他的侍從生活就會好一些;資助人不富裕的,活佛的生活就差一些。松謀活佛的資助人本來并不富裕,加之那幾年生意虧本,活佛本人年紀尚小且處于學習階段,不能出去進行佛事活動,布施不多,所以松謀活佛的生活一直比較清苦。好在活佛出生于貧困家庭,從小養成儉樸的生活習慣。不論什么時候,活佛學習都十分認真,每天天不亮起床,洗漱后吃點糌粑,喝點酥油茶,就開始誦讀經書。一天的功課排得滿滿的:上午念、背、辨;中午吃點東西,稍作休息,繼續念、背、辨;晚上又學到星斗滿天。通過這樣廢寢忘食、夜以繼日地苦學,年輕的松謀活佛在學僧中出類拔萃,學問日深。白天,沉浸在印度彌勒、宗喀巴、甲曹杰和克珠杰等大師所描繪的佛經世界里。晚上,他躺在臥室里,常常閉目靜思,以求頓悟。經過長期的苦學精修,體驗佛教文化,他的學問達到了很高的水平,顯示出很多得道功能,在哲蚌寺洛薩嶺扎倉的石墻上留下了他的手印,在石板上留有他的足跡。

在哲蚌寺崩熱康參深造的最后幾年里,松謀活佛在刻苦鉆研佛學經典的同時,拜扎倉里精通藏醫的高僧,潛心研讀醫圣宇妥·云丹貢布編著的《居悉》(即《四部醫典》)。活佛深知自己的家鄉不像拉薩一樣有“門孜康”(藏醫院),老百姓得了病不僅缺醫少藥,而且窮人家往往看不起病,忍受著病痛,很多人是在病痛的折磨中死去的。活佛心想:“家鄉的老百姓需要藏醫藏藥,我就要把藏醫知識學到手,回去為家鄉的眾鄉親服務。”活佛做出這樣的選擇之后,義無反顧地投入到藏醫藏藥知識的學習中。他比別的學僧付出更多的辛苦,用心攻讀藏醫學的主要醫典《居悉》。“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刻苦努力,活佛掌握了藏醫的基礎理論知識。

在西藏期間,松謀活佛向哲蚌寺各扎倉和康參的賢達高僧求教,虛心學習,傾聽學問高深的拉然巴格西的指教,圓滿完成顯宗五部大論的學業,嫻熟掌握顯密經典、口訣、竅門秘法、門路等,還學到很多重要藥方,得到灌頂傳承,各門成績優異,考取格西學位可謂“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正當松謀活佛滿懷信心地準備應考格西學位時,發生了三件不幸的事:一是考取格西學位是要靠雄厚的物質基礎支撐,要進行大量的布施的。松謀活佛的家境并不富裕,當時又碰上資助人(即管家)生意虧本,無力布施哲蚌寺的眾僧,未能舉行由高僧主持的格西學位考試儀式。二是一位拉薩的年輕格隆(即比丘)聽說松謀活佛不僅佛學精通,而且修煉功夫深,能在石頭上留下手足印,他很不服氣,要跟松謀活佛辯經。遇格隆挑釁,松謀總是婉言謝絕,那格隆以為松謀心虛,就口出狂言,甚至辱罵。松謀活佛忍無可忍,跟他辯經比功夫,結果格隆被松謀打敗。為此對方記恨于心,經常派人來找茬騷擾。三是活佛得知家鄉中甸地區傳染病肆虐,人們期盼著活佛盡快歸來,他心急如焚,要盡快趕回去防止傳染病蔓延。由于這些原因,松謀活佛放棄格西學位,于1921年毅然返回了松贊林寺。當時活佛的哥哥也在西藏,到日喀則朝拜去了,活佛走得突然,兄弟倆失去了聯系。活佛急著趕回中甸,沒能把哥哥帶回來,從此哥哥就杳無音訊。這是活佛一生的遺憾。

活佛未獲格西學位回到松贊林寺,也就沒有受到獲得格西學位喇嘛那樣隆重的迎接儀式。為此,松贊林寺的高僧大德和一般僧人都感到惋惜,也有一些流言蜚語傳出。

松謀活佛對此看得很淡,他說:“千里迢迢到拉薩去深造,學習顯密佛學經典,最后考取格西學位,這是我的目標。作為一個僧人,考取格西學位固然重要,但是,我現在的條件不成熟,這不以我的意志為轉移啊!我不能把它看得太重,格西學位不是一切,重要的是要有真才實學,更何況我有比格西學位更重要的事要做。”

松謀活佛回到松贊林寺后,起初,協助堪布和高僧格西掌教,他的佛學知識和管理才能得到全寺僧眾的認可。不久,成為松贊林寺的住持,負責寺院的一切事物。他大刀闊斧地整頓寺內清規,要使寺廟成為真正的佛教圣地,使僧人懂得誦經的重要意義。進行沙彌、比丘、居士等戒律教育,講解經行道路次第和佛教經文的傳承,致使松贊林寺眾僧在遵守清規戒律等各方面發生了根本的變化。他還主持新建松贊林寺大殿和加筑寺院城墻的工作。

松謀活佛是個卓有遠見的活佛,他的阿爸阿媽去世后在中甸叢古龍的“度槌山”(火葬場)上火化,活佛把父母親的骨灰收拾好,合葬在了活佛自己的“廈”(僧舍)左側的一塊空地上,然后在上面栽了兩棵“耐根”樹,這兩棵樹長得很高很大。

松謀活佛樹葬雙親的那兩棵樹,只見兩棵樹粗壯的根部交織在一起,在離地面近三尺的地方向東西兩個方向岔開生長,樹干如龍,又高又壯,樹冠如云,枝茂葉繁,郁郁蔥蔥,像是撐起一把綠色的大傘直插云霄。

松謀活佛的善行大德開始遠播四方,他以“經典精湛,修持嚴謹,利益眾生”聞名藏區,深受滇、川、藏邊區僧俗群眾的愛戴和信仰。他走到哪里,那里便留下神奇的傳說和感人的故事。諸如:招安東旺抗捐民眾,地方太平,活佛自愿捐資的故事;松謀活佛以威德制止鄉城土匪搶劫大寺的故事;為控制中甸地區“內戎”(流行性傳染病),活佛苦讀醫書,在民間廣撒藏藥,為民治病的故事;活佛疏通納帕海下水通道的故事等。各種傳奇故事廣泛流傳于中甸草原上,又被景仰活佛的信民們賦予了神秘的色彩。這些故事無一不是松謀活佛在群眾中崇高威望的真實反映。令人敬佩的是,松謀活佛虛懷若谷,從不以這些神奇之事炫耀自己。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王靖萍
彩票中奖都是内部人吗